金皇朝4走出求法与传道的留学怪圈:中国百年留学现象的反思

6月 20, 2019 金皇朝4注册

金皇朝4走出求法与传道的留学怪圈:中国百年留学现象的反思

为了建立一个以文化自信为基础的现代高等教育体系,实现在平等文化融合下的思想学术交流,中国人民需要走出“求法布道”的怪圈,出国留学一百年。在结束政治化、泛民族化的出国留学运动的同时,也要记住,无论是西方人还是欧洲人,都不要回到“说教”的老路上去。大陆中心主义文明的传播仍然是东方人反呼吁的防御宣传。不同文明之间的思想文化交流,具有真正的个体化主观性,应当建立在相互尊重文化差异的基础上,坚持文明多元的世界主义先进理念和个人利益。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上个世纪中国留学精神史上各种悲伤和扭曲的心态。

一百年前,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巴黎和平会议结束时,世界正面临着“文明危机”、政治体制改革和文化融合的动荡时刻。形成了一种影响20世纪的“大趋势”。也就是说,随着战争和革命,“文明”在世界各地区的各个层面上发生了深刻的碰撞和互动,任何民族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都不能局限于其内部。促进文明斗争和相互学习的变化是必要的。其中,经过两百年的工业革命,19世纪形成的欧洲现代性遭遇了一场发展的“危机”,摆脱国家束缚,向全世界大力扩张的“资本”的同时出现,无疑构成了这种政治约束的主要动因。文化融合。正是所谓的“西风东移”,以“世界的气势、浩瀚、繁荣、敌人的死亡”的态势,搅动着全世界。中国近代社会的转型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都是在这样的世界形势下自然产生、形成和变革的。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前所未有的“文化融合”发生在物质技术进步落后、精神心理进步保守、权力结构与形势失衡的状态中。西欧文明的强大作用已经成为“文化融合”的主要推动力,“西方力量向东传播”一词表明,不同于以前的异质文化体系或地区间由高到低的地方自然流动。结果,出现了各种不寻常的现象和问题。中国运动与制度的产生与建构,乃至海外留学精神史的形成,都是文明结构失衡和文化融合的结果。人们常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由留学生发起的。今天,回顾和反思“五四”运动,我们应该对留学现象进行全面的考察。或许它将从一个侧面揭示中国新文化乃至现代教育体系的内在问题和结构特征,为我们反思未来的留学方式提供一种途径。

尽管这种趋势有起伏,例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提出了21个项目,这导致了留在日本运动的迅速衰落。相反,中国在欧美学习的新趋势,是由大国在华办义和团、选拔留学生逐渐形成的。新中国成立后,20世纪50年代大量学生被派到苏联留学,然后通过改革开放全面出国留学。一直到今天。然而,运动和制度的先后顺序和因果关系一直难以仔细区分。它基本上是一个因果、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复杂结构。然而,为了反映运动的过度性和系统的优缺点,有必要区分这两个层次。对于出国留学的精神史而言,是个人乃至群体心理层面上文化差异和文化冲突的反映。这就足以深刻地呈现出近代中国自称的“弟子国”,海外留学生的自卑自大,以及在东西方之间缺乏作为中外“文化中介”的主体性的尴尬处境。其背后,是“学日本”、“学英美”、“以俄罗斯为师”、甚至全面寻求现代化经验等民族忧患和民族使命的超载,使上个世纪中国留学运动兴衰不安,也使我国的留学运动愈演愈烈。曾经摆脱过其他国家的“求法”模式。

这种求法模式,自然是近代中国贫困弱势、社会转型工程巨大、传统文明未能为现代建设提供直接有效资源的结果。同时,也有所谓的“传教士”模式,即西方国家和宗教组织直接来华设立教育留学预备学校,间接推动了中国留学运动的兴起。新中国成立后,教育主权回归人民,外国在华办学体制退出历史舞台。然而,中国人希望从其他国家“寻求法律”,而西方发达国家则希望“布道”,反之亦然。东方人努力宣扬自己文明的价值,以抵御强大的西方文化。这种隐性文化心理依然存在,已成为影响我国留学趋势和教育体制建设的内在心理因素。难怪在21世纪初的中国大学改革中,仍有人想大声疾呼,大国崛起的根本标准是结束在华留学的运动。

因此,在回顾上个世纪我国留学现象时,我想提出以下几点建议:建立以文化自信为基础的现代高等教育体系,实现在文化融合下的思想学术交流真正的交流与平等。事实上,上个世纪中国人出国留学需要走出“求法布道”的怪圈,而结束出国留学的政治化、泛民族化运动。我们也要记住,无论是西方欧洲中心的文明传播理论,还是东方的诉求反驳理论,我们都不应该回到“说教”的老路上去。因为文明对峙的二元结构不仅难以实现真正的文化融合,而且会导致过度的文化民族主义,不利于文明的开放对话和和平共处。不同文明之间的思想文化交流,要以真正的个体化主体性为基础,相互尊重文化差异,坚持文明多元文化主义的先进理念和个人利益。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上个世纪中国留学精神史上各种悲伤和扭曲的心态。

留学运动首先是世界“弱势地区”特有的现象。所谓“运动”,是指一种超越教育体制中留学制度所规定的界限,成为人们从一地到另一地的竞争性投资的社会趋势或现象。它也随着当前形势和社会条件的变化而波动。19世纪末,中国出现了“留学”现象。在20世纪的最后30年,即改革开放时期,留学潮重新抬头。在过去的100年里,中国经历了四浪运动的高潮。从甲午战争失败后的1895年到1904年科举制度取消后,日本掀起了一股学习的大潮,学生超过2万人。这一潮流的兴起有着各种社会历史条件和动力。其中,明治维新的成功和借鉴西方经验的有效性,使中国人民在改革进程中以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看待日本的改革。科举制度的废除也促使人们涌向“外国学校”,甚至海外。东亚民族“同种同语”的幻想,对日本学习的社会心理有着重要的贡献。它的形成。然而,正是这种错觉,当日本成为世界强国,以帝国主义威胁中国时,它的幻灭和心理反弹变得更加强烈,导致五四运动前夕留在日本的运动迅速冷却。

第二次出国留学潮并没有第一次出国留学潮那么集中和迅速,但它持续了很长时间,对中国的教育和学术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06年,伊利诺伊大学校长埃德蒙詹姆斯(Edmond James)和传教士敏恩普(Min Enpu)建议罗斯福总统向中国学生提供多余的义和团赔偿。两年后,美国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在中国设立留学预备学校。这导致1909年第一批47名义和团赴美留学生和1911年后清华学校的成立,为中国赴欧美留学生开辟了新的发展趋势。抗日战争结束时,赴美人数急剧增加,使持续30多年的趋势达到顶峰,呈现“运动”趋势。一些学者指出:“五四运动以后的十年,思想界的一个明显趋势是,英美学生的优势越来越明显,逐渐取代了过去在日本学习的学生地位,而在高等教育领域,学生在日本的地位越来越高。在美国,死亡已经成为主流。越来越多的意识形态资源直接来自西方,而不是日本。中国成为西方思想的战场后,外国留学生的作用和影响进一步加强。

1978年改革开放后,我们重新构建了高等教育体制,重新启动了对外留学计划,包括灵活开放公众、自费和自费制度,有力地推动了第四轮全面出国留学。有一段时间,清末日本学习和抗日战争后返回美国的浪潮,明显表现为“运动”。据教育部最新统计,1978年至2018年,中国内地约585万人通过国家资助、公办、自筹三个渠道赴100多个国家或地区留学。现有学科、专业基本覆盖,规模空前。目前,回国人员约365万人,继续出国留学人员约153万人。这确实是一股留学潮,在世界教育史乃至文化交流史上都是罕见的。从我国百年留学史来看,不难发现这种出国留学热潮还存在着“求法”之外的思维逻辑,即全面学习和接受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经验,至少在学生这一代人中是如此。他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出国,因此可以与鲁迅的《我用血推荐轩辕》产生共鸣。Huai。

五四前后开始的百年留学热潮,已成为推动中国现代转型的重要因素。它的历史成就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人可以否认。但是,留学已成为影响社会各方面的“运动”,由此产生的各种问题不容忽视。早在20世纪20年代,舒心成的第一本著作《近代中国留学史》就指出:“在当今中国,留学问题几乎是所有教育或政治问题的根源;最近发表的意见足以说明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而且从各种事业的发展来看,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是不可忽视的。如果国内政治教育产业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外国学生的主持和影响,“更明显的是,出国留学问题非常重要。历史上,我们在教育和政治上过分依赖海外学生和外部思想资源。今天,这种情况似乎有所改善。但是,留学运动所带来的社会心理甚至文化思维,仍可能对主体教育体系的构建和民族文化意识的形成产生负面影响。中国是否应该继续奉行“求法布道”的出国留学模式?为了探索这些问题,我们有必要回到百年留学潮的开端,观察运动产生时所包含的各种问题。在这里,胡适1914年写的《非留学》无疑是一部重要的文献。

胡适认为,我国曾经有“伟大的民族风格”,被东方其他国家定为“尽快到北方学习,被称为弟子之国”,这对我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耻辱。然而,近代以来,西方国家达到了“为世界创造新文明”的高峰,其壮丽的势头席卷世界。中国的旧文明已经无法阻挡现代西方文明的这种趋势。因此,派遣学生出国留学和“制定百年育人计划”势在必行。然而,自清末40年来,出国留学已成为一种趋势和运动。中国人已经忘记了“出国留学、转轨之舟而不是敲门砖”和“省时而非长远计划”。结果,人民的支持率趋于上升,政府推动了潮流。它的政策不侧重于振兴自己的教育,而完全依赖于海外学生的培训。此外,建国后,它不仅改变了前清朝的教育政策,而且鼓励了公费出国留学追求名利的社会心理。留学生自身追求快速实现这一目标,比文科更注重工业,所以现代教育的唯一政策——为我国建设新文明是不可能实现的。为了改变国内高等学校几乎要成为出国留学预备学校的局面,胡适还根据回国的初衷和建设大学的长远目标,提出了精心挑选留学生、建设大学的具体建议。中国文化。”“出国留学”一章的结论是:我国目前正处于新旧交替、绿黄交替的时期,首要任务是为中国创造一个新的文明。然而,徒然出国学习永远达不到这一目标。一方面,我们必须在我国迫切地推进高等教育,使固有的文明得以积累和保存,并使外来的文明得以同化。另一方面,要认真选拔外国留学生,克服他们速成的缺点,与丈夫共同创造博大精深的学者、人才和传播文明的教师。把国内教育放在首位,把出国留学作为振兴国内教育的准备,这样我们的文明就可以很快赶上对方。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与世界上其他国家保持同步。所以我所谓的“出国留学应该是为了不出国留学”。

在文章的最后,所谓的“出国留学应该是为了不出国留学”在今天仍然是有意义的。当然,这并不是否定出国留学本身的行为和制度,而是把结束竞争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来模仿出国留学的趋势。我们不禁要说,胡金年出国留学的根本目的是“建设新文明”,崇高理想还没有完全实现,因为我们的出国留学运动似乎还没有完全结束。他提出的独立高等教育,辅以“出国留学为国内教育的准备”,仍然具有参考价值。同时,留学运动的结束也结束了百年来留学精神史上的各种悲伤和扭曲心态。

近年来,在日本学习的精神史著作颇多。其中,严安生的《现代汉语在日本学习的精神史》(日本原著1991年;汉译2018年)和李肇中的《喧闹的骡子:出国留学与现代中国文化》(2010年)最为丰富和深刻。在改革开放后的出国留学潮中,两位作者在日本也有着丰富的留学经验。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追寻先辈的精神历史,彼此深表同情,关注写作的细微特征。前者主要描述了晚清日本第一批留学潮的群体命运,后者则通过外国留学生的文学创作,集中论述了五四以来日本留学的群体命运。其中,提出的各个方面和问题值得我们认真考虑。

在灵台,笔者关注晚清日本群体的精英和群众,包括破坏日本的革命分子,并试图对他们进行全景描述。本文从日本和日本近代历史背景和生活细节入手,梳理出不同文化环境下外国留学生的各种心理取向。笔者认为,在日本留学的热潮发生在两国不幸时期的开端。因此,对精神史的研究必须以这一点为基础,贯穿这一点的两个轴是垂直的和水平的。纵线是中日战争中被打败的列强分裂中国的浪潮。中国人民开始有了救亡图存和法律改革的意识,日本则借此机会灌输了“东亚反西方”的理论。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样的时空条件在中国和东亚已经成为一条起到积极作用的横轴。因此,有远大理想的人到邻国寻求一种改革模式。然而,从留学生活的维度来看,有一个轴在等着他们,往往起着消极的作用。也就是说,汉唐以来,文化宗主对其下属,鸦片战争后的旧半殖民帝国对明治维新后成长起来的新帝国,以及中日战争后的受害国和受害国,古代和现代恩美关系的变化。时间轴上的ty和位置。然而,笔者将这种横向和纵向的正负互动视为日本学习精神史的整体磁场,从而分析了日本学习潮流中中国人复杂的精神史。

这种“弱国与人民”的心态,作为一种具有中西交往心理创伤特征的文化心态,回国后很容易转变为胡适所谓的“外国传教士”情结,也就是说,长期在中国传教的“批判性精神”。并以国外的新思想、新理论推动其内部改革。“批判精神”是一种有价值的态度,但“顽固性”已经看出,不相容的程度将演变为“教条主义”和与当地文化的冲突。因此,现代中国有两位伟人,鲁迅和毛泽东,他们在视觉上和负面上定位了留学生的地位。也就是说,《阿Q正传》中的“假洋鬼子”充满了讽刺和批评,已经成为一种具有留学背景或与外国交往背景的中国人的耻辱代词。当中国本土革命领袖毛泽东在其《理想主义历史观的破产》一书中获得巨大胜利时,“假洋鬼子”最终被定义为“买办者”和“外国奴隶”,作为西方资产阶级在东方创造的代理人。最初,中国人出国留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引进新知识,为中国创造新文明。然而,由于西方文化的强烈存在,对本土文化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中国社会,特别是在思想文化领域,百年来出现了一场“外地人”的冲突剧。作为“外国”文物的运输系统,留学生在华也处于尴尬的境地。

我认为,归根结底,这些矛盾和冲突,在于中国百年留学史以“运动”的形式出现。在过度政治化和泛民族化趋势的胁迫下,它从来没有脱离过“求道”的模式。因此,正常的和平、平静的文化交流和以个人利益为基础的周游世界从未酝酿过。但是,早期的贫弱状况和教育体制的不完善,对促进留学运动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相反,这场运动的起起落落继续阻碍着地方教育体系的主体性建设。

在回顾我国百年留学史时,“弟子国”反宣传的文化保守主义与西方列强“文明使命”驱动的这种“求法”模式背道而驰,与“宣传”对立,值得我们关注。如果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强大的西方文化的“西进势力”,特别是通过殖民和侵略传播的文明,必然会形成一种胁迫和防御的二元结构,从而形成一个被动的群体,积极捍卫传统的东方文明,从而对抗现代西方文化。重新。当然,这一群体的规模和力量不能与国外留学运动中“求学方式”的主流相比,但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谱系。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顾洪明,1930年代的林语堂,抗日战争时期的胡适。“求法布道”作为我国留学运动的衍生现象,构成了一个封闭的、相互明确的结构模型。这里我们以顾洪明为例,来看看它背后的问题。

顾洪明对西方强权政治和霸权文化始终持“防御性”态度,对中国汉学家的傲慢观察,不遗余力地向他们宣扬中华文明的精神实质。然而,他所“捍卫”的是近代以来日渐衰落的儒家文化,尤其是礼教和君臣思想,这与五四新文化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呈现出过时的保守主义倾向。此外,这种文化保守主义也促使顾洪明晚年把中华文明的复兴放在了日本以外。例如,在他关于日本的演讲中,《中华文明与日本的复兴》(1924年)说:“如果日本只用现代西方文明的利器来维护自己的民族精神和继承自中国的民族精神,不仅会使日本西化,而且会阻止中国西化,最后通牒。”完全依靠日本在明治前的努力来保持日本的纯净,“中国古代文明今天已经回到中国。这是历史赋予日本的使命。其结果是,日本在未来的亚洲侵略中利用这一优势,推动了“大东亚文化建设”。

学者黄星涛认为,顾洪明是“一位懂古今多种语言的中国思想家,能熟练地用欧洲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具有真正的跨民族国际文化视野和资源,其思想具有真正的国际影响力”。又是“热爱祖国的中国思想家,痴迷儒家文化,敢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文化尊严。”家不见了。面对西方传教士和汉学家的狂妄和无礼,他“站起来进行文学与野性的争论,甚至倡导中国文化拯救西方的理论”,倡导东西方文明的融合。他的文化保守主义归根结底在于政治爱国主义的动机。然而,在对顾红明进行重新评价时,也必须指出,这样一种防御性的逆向说教仍然处于文明与野蛮的双重对立结构中,逻辑上与保卫它的相对人是一致的,最终无法摆脱民族文化自我中心主义的篱笆。这种防御在弱势群体中自然具有抵抗的正当性,但如果其自身变得强大,其对抗的逻辑和文化心态可能走向相反的极端。

《国王之路》由三部分组成:亚洲卷、欧洲卷和美国卷。正如亚洲卷的开头所显示的,与20年前在欧洲学习不同,我现在是一位成功的日本“东方主义”教授。我这次旅行的目的不是向西方学习,而是传播东方政治和宗教的本质,即帝王主义,以促进世界和平。与日本近代早期在西方留学的经历不同,这主要是一次“寻求法律”的旅行,它是一次向西方宣扬东方道德的“宣讲”之旅。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他每次去欧洲的某个地方,都会与各国的政治家和外交官见面,宣传日本民族制度和王国精神的精髓。纽约,西方物质文明的中心,表面上是繁荣的景象,后面是衰败的景象。例如,豪华酒店的客人很少,大陆各地的火车乘客也很少,城市里到处都是失业者。”《国王之路始于东方》最后宣称:“看着从飞机上拍摄的照片,纽约市就像一片废墟。”阎古文认为,这一黑暗的景象是欧美崇尚物质文明、轻视精神文化的结果。个人利益至上导致了意大利和德国法西斯鼓吹权力的霸权。至于俄国共产主义,它摧毁了传统的道德伦理。如今,拯救这个病痛和疲惫的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东海的“王道”。

然而,这种所谓的“王国”统一亚洲和世界的妄想,也是日本帝国主义殖民亚洲思想上的拙劣宣扬。严古文以亚洲人的身份宣扬西方的言行,最终成为旅游精神史上的一个反面例子。

胡适提出“不出国留学”的思想近百年后,学者赣阳又提出了这个问题。他说:“从兴趣和学习的角度来看,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将越来越多,即使中国的大学将来将达到一流水平。但是,出国留学运动应该结束,也就是说,科举考试中成群结队地涌向国外的心态。从当前我国高校改革的角度对赣阳进行了探讨,我认为,如果我们进一步审视近百年来出国留学的精神史,就更有必要改变留学运动背后的求法布道思维模式。因为依靠文明冲突理论或文化斗争的二元论思想,不能真正建立世界各国平等生活的“文化交流”目标。

为此,我们应进一步把以往的过度政治化、泛民族化的出国留学运动,转变为一种合理的出国留学制度安排。这一体系的重点是培养了解内外事物、能够进行文化交流、具有文化主体创新能力的国际人才。同时,每一个有出国留学意愿的人,都应该考虑是否应该根据自己的具体出国留学目标,在个人利益和文化交流的基础上,寻求更崇高的思想。换言之,我们期待一个更加完美和理想的出国留学愿景。

在这里,我想引用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金耀吉在讨论大学概念时提到的“世界精神”,作进一步的思考。他认为,欧洲中世纪大学最显著的特点是他们的世界精神和超然品格。14世纪,欧洲在学习上有了统一。它有一种共同的语言(拉丁语),一种共同的宗教(基督教)。教师和学生可以自由地从布隆纳到巴黎,巴黎到牛津…中世纪大学的“世界精神”后来因拉丁语的死亡和宗教的分裂而瓦解。直到19世纪末,它才逐渐恢复,并在20世纪流行起来。现代大学的“跨国性”特征不是基于共同语言或宗教,而是基于科学思想,而是基于共同知识特征。金耀吉强调:“整个世界的真实境界还很遥远,但是大学世界的精神是一座没有距离的桥梁。通过这座桥梁,学者可以相互交流,文化可以相互欣赏,学者和学者可以增进理解和相互尊重。

我认为,这所理想大学的美好愿景,也可以成为未来出国留学的更崇高的境界。我们对留学的追求不再是文明的对抗或过分的外部使命,而是回归留学本身,在共同的科学思想和知识欲望的基础上探索未知的世界,丰富自己,也要繁荣民族文化和世界文明。这样,100年来中国留学人员精神史上的各种矛盾和精神冲突也就得以终结。

admin

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